首页频道—正文
扬州市国资委原主任涉贪污受贿罪 遭儿子前女友举报
2018年09月18日 11:13 来源:新京报

  遭儿子前女友举报 退休官员被批捕

  扬州市国资委原主任黄道龙涉贪污受贿罪;此前儿子前女友举报其有房、车等大量财物

昨日,江苏省检察院官方微博发布黄道龙被捕的消息。微博截图

  江苏省检察院昨日通报,江苏省扬州市国资委原党委书记、主任黄道龙(正处级,已退休)涉嫌受贿罪、贪污罪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官方资料显示,66岁的黄道龙于2012年10月退休。此前,他和36岁的儿子、扬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政府采购科科长黄宇,被实名举报巨额财产来历不明。

  举报者为中行扬州支行原员工王燕茹。她自称与黄宇曾交往多年,打算结婚。去年7月,黄宇因怀疑她与其他男人交往而对其进行殴打。“我报警后才发现他已婚,后来去婚姻登记处询问,才知道他早就结婚了。”

  新京报记者此前从扬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获悉,黄宇确为政府采购科科长,目前已被停职。

  在得知黄道龙被批捕后,王燕茹告诉记者,自己不接受道歉,也不要赔偿,只希望黄道龙和黄宇可以被依法处理。

  举报者曾与黄道龙之子交往

  王燕茹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与黄宇是男女朋友关系,交往7年,一直说要结婚。但她被黄宇殴打后报警才发现,黄宇是已婚状态。

  其提供的一份由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7年7月8日22时许,王燕茹将借黄宇的轿车归还,黄宇称车内有香烟味与王燕茹发生口角。王燕茹称黄宇抓住其头发撞击头部,采用脚踢等方式殴打。经鉴定,王燕茹构成轻微伤,黄宇实施故意伤害行为。

  记者注意到,2017年9月5日,汉河派出所对黄宇作出《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同年11月12日,扬州市政府作出撤销决定,责令邗江分局重新调查处理,后者经调查,决定给予黄宇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决定。

  “我不知道他结婚了,被打出门也住过院,中途他们没来看过一次。”王燕茹表示,举报时很决绝。她在检举信中提到,黄道龙父子拥有来历不明的房产、珠宝、书画、成套的红木家具、豪华轿车及大量银行卡和现金,资产高达几千万。

  “黄宇有很多套房子,谈恋爱时,他都带我去过,还有几张房产证,都是他给我看过的。”王燕茹说。

  其提供的“部分财产清单”显示,黄道龙父子及亲戚名下有多套房产,包括别墅。还有宝马、凯迪拉克、奥迪车以及翡翠吊坠、书画、古玩等。另一张账户明细显示,黄宇名下有430万余元现金。

王燕茹举报黄道龙、黄宇父子持有房产、豪车、书画古玩等大量财物。受访者供图

  被调查近半年后 黄道龙被捕

  今年3月20日,扬州市纪委、监察委通报,扬州市政府国资委原主任黄道龙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扬州市纪委监察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关于黄道龙的调查情况已发布在官网,黄宇是否接受调查不便透露。

  3月22日,扬州市公共资源交易管理中心综合科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黄宇于2017年10月就不在该中心工作。随后记者拨打黄宇电话,显示已关机。

  公开资料显示,黄道龙曾任共青团扬州市委秘书,扬州市审计局副局长、局长,扬州市国资委主任等职,2012年退休。黄宇曾任扬州市财政局下属二十四桥宾馆副总经理,2016年9月任扬州市资源交易中心政府采购科科长。

  昨日,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发布通报,江苏省扬州市国资委原党委书记、主任黄道龙(正处级,已退休)涉嫌受贿罪、贪污罪一案,由扬州市监察委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日前,扬州市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贪污罪对犯罪嫌疑人黄道龙决定批准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 对话

  王燕茹:举报黄道龙是被逼无奈

  昨日下午6时,新京报记者联系到举报人王燕茹时,她已经知道了黄道龙被批捕的消息。王燕茹说,由于举报后受到威胁,她还曾一度到北京反映情况,当初决定举报也是因为受到伤害,实属被逼无奈,同时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

  新京报:你是怎么知道黄道龙被批捕消息的?

  王燕茹:我刚好到扬州市纪委去问调查进展。在那等了一会,还没出来就在网上看到江苏省检察院通报了。

  新京报:3月份黄道龙接受纪委调查至今,你都在做什么?

  王燕茹:今年3月份,黄宇因为打我被行拘5日,那时候想着先休息一段时间。6月份,黄宇的亲戚威胁说,黄宇不会有事,黄道龙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到时候会让我在扬州待不下去。我怕被打击报复,就跑到北京,选择在北京中纪委和国家信访局继续反映情况。

  新京报:其间黄家和你还有过联系吗?

  王燕茹:最开始举报的时候,黄家找到我提出调解,以谈恋爱7年期间产生的所有费用都是我借给黄宇的名义,共赔偿我55万,但是要求我从黄宇的公寓搬出去,还要撤销打人的报案,我没同意,后来再也没有私下见过。

  新京报:之后你做了什么?

  王燕茹:之后黄家找人在网上污蔑我是“小三”,还骚扰恐吓我的亲友,我一直在搜集证据。上个月我回到扬州,在扬州市公安局广陵分局五里庙派出所,以“王燕茹被寻衅滋事”为名报案,把搜集到的聊天截图,威胁我的匿名电话录音,包括受他们的刺激之后产生心理疾病的病历全部作为证据提交给了公安机关,现在等他们调查。

  新京报:实名举报这件事对你的生活影响大吗?

  王燕茹:对我个人而言,这一年来我辞掉工作,一直在举报,一个人在外面吃了很多苦,花了将近20万,一部分是自己的积蓄,一部分是父母资助的,但其实他们也没什么钱了。之前我们家开农家乐,生意很好,过得很富足,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家出了一个正在告状的女儿,也都不来吃饭了,生意一落千丈。

  对于外界的声音,比如说我太狠了等等,我不在乎这些说法,我承认确实我很狠,但我没有原则性的错误,所以我不在意他们的说法。

  新京报:那你举报是为了什么?

  王燕茹:最开始举报,是因为黄宇,我的情感受到伤害,举报也是说他作风有问题。我付出那么多年的青春,最后还被他们说我是“小三”。本来我和黄宇交往是以结婚为目的的,我把2017年下半年结婚的婚讯都发出去了,突然被“小三”了,我不甘心。

  举报了黄宇后,他们家觉得这种打人的小事,闹不出来什么名堂。我不服气,20多岁就跟他谈(恋爱)了,拖到33岁,肯定要个说法。当时就闹起来,他爸爸一直护他,就说黄宇没有打我,说我诬告。

  我是被逼无奈才举报黄道龙的,想证明我是清白的。最开始大家还议论我是不是说假话,但我一路这么坚持,黄道龙也接受处理了,大家也就相信我了。

  新京报:目前的结果你接受吗?

  王燕茹:我不接受道歉,也不要赔偿,我只希望黄道龙和黄宇可以被依法处理。现在黄道龙被批捕了,等他们都受到处理,就达到我想要的结果了。

  新京报:今后你如何打算?

  王燕茹:我其实还没想好以后干什么,但找一份工作应该可以的,现在也没谈恋爱,这个事情没了结再找对象也是不负责的,我不会因为上一份感情受到伤害就封闭自我了,还是很想好好生活的。比如我有些抑郁,之后会去找医生调养,现在就等这件事情结束。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彤

编辑:孙婷婷

专题推荐
澳门银河国际娱乐官网新闻
图 片

澳门银河国际娱乐官网